影视股离春天有多远往昔明星企业今日困境重重

2019年影视行业的关键词是什么?

是寒冬?根据天眼查数据,2019年,共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绝大多数影视概念股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其中,印纪传媒(002143.SZ)退市,长城影视(002071.SZ)掌门人被公开悬赏追债,华谊兄弟(300027.SZ)、唐德影视(300426.SZ)大股东股权高质押,企业负债惊人……

2019年前三季度,长城影视实现营收3.48亿元,亏损4144万元,归属净利润同比下滑137.02%。

业内一艺人经纪人则表示:“今年行业开的戏,连往常的一半都达不到。大环境不好背景下,影视属于末端,受冲击力很大。”据其介绍:“今年艺人的活动大部分减少了。比如国内某个上过春晚的偶像团队,此前全年收入有几千万,今年收入不到100万。演员歌手收入缩水到以前十分之一的,大有人在。”

报道称,多数铅污染源于过往使用含铅汽油或油漆,以及工业活动。最近数月,研究员对在后院饲养的鸡进行测试,发现鸡的血铅量急升,至每分升65毫克,引起从食物中摄取铅的忧虑。

麻烦不断的影视公司,还有昔日的明星股华谊兄弟、唐德影视。

虽然中小影视公司一直被看作是行业动荡中受波及最大的群体,但拥有多种融资渠道的上市公司日子也并不好过。

印纪传媒之后,长城影视困境凸显。2019年12月22日,杭州中院发布微信悬赏令,以1307万元悬赏长城影视征集财产线索,悬赏公告被执行人为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非凡、赵锐勇二人。此前的12月13日,长城影视大股东长城集团遭到强制平仓。

往昔明星企业,今日困境重重

同样持有底部已到观点的还有范嘉东,他表示:“明年上半年整体低谷可能还会继续,但是下半年一定会慢慢复苏。”

到了2020年,什么样的影视公司,能够突围成功?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A股大部分影视概念股营收、净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这其中,华谊兄弟、当代东方(000673.SZ)、唐德影视、长城影视、华策影视(300133.SZ)、欢瑞世纪(000892.SZ)等净利润下滑幅度较大。

曾经有多么辉煌,如今就有多么落寞。

到了2019年12月,根据天眼查数据,今年共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

而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摩擦”不是简单贸易顺差与逆差的争夺,而是各国国家利益的博弈。古语云,和为贵。贸易摩擦中求同存异的思路应该是解决争端的正确轨道。

还是回暖?目前全国电影总票房已超越去年全年600亿元,总票房排名前十名单中,8部为国产影片:总票房破50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背后是光线传媒(300251.SZ),46.18亿票房的《流浪地球》背后是北京文化(000802.SZ)。手握爆款电影的上市公司,在这一年获得更多关注……

今年推出过爆款电影的某电影公司中层人士则表示:“缺钱和现金流匮乏,几乎是现阶段企业的通病,并不是影视行业专有。未来会涌现出一批新兴公司与头部企业形成良性竞争和对市场的有效补充。”

不过,某头部电影制作公司的相关人士对此并不认可,其所在公司在今年拿下热门爆款电影:“行业整体是在回暖的。电影质量、票房和市场都稳中有升,观众口碑和行业信心都在提升,我不认同寒冬之说。未来一段时间里,行业会趋于平稳和理性,直至真正繁荣。”

11月24日,鹿港文化(601599.SH)发布公告,公司实际控制人及主要股东与淮北市建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交易完成后,鹿港文化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淮北市政府国资委。此前,鹿港文化表示:2018年以来,银行等金融机构收缩贷款,导致公司计划拍摄的作品无法如期拍摄完成。

盘和林表示:“行业底部已经到了。市场需求还是比较大的,不过内容粗制滥造无法满足市场需求。今年高质量的头部影片获得不菲的票房,就是一个证明。”

在前述公司苦苦支撑业绩的同时,一些手握大片的公司颇为怡然,比如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

一位影视行业业内人士将2019年行业关键词选为——“超级大片”。

“2019年整个电影行业是一个整合年,同时也是介入影视行业抄底的好时机。我预测明年行业增长应该超过15%,行业底部已经到了。”星美文化旅游执行董事兼集团首席运营官范嘉东表示。

这其中,慈文传媒(002343.SZ)自12月2日-20日的15个交易日内累计上涨幅度达到49.94%;当代明诚(600136.SH)同期累计上涨幅度达到47.44%;长城影视上涨39.79%。并且,通过盘后数据可以发现,机构持有意向明显。

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手握优质电影项目,在行业巨震前已有所准备的公司,“寒冬”带来的冲击较温和。那些受到波及较大、阵痛明显的公司们,或出现了战略错判或优质项目储备并不突出。

盘和林表示:“影视公司的核心争力还是在于内容生产,内容生产能力强,深耕产业链的公司未来会活得比较好。”

对于“难”的诠释是:各国因战略关切、贸易摩擦、武器采购、防务费用等产生种种分歧,让全球范围内的双边关系、多边关系和地区形势难上加难。

艺人如此,那些拥有经纪收入的上市公司日子显然也并不好过。

“难”和“贸易摩擦”当选2019年度国际字词。

唐德影视已宣布再砸6000万重拍波折不断的《巴清传》。如果《巴清传》不能在2020年3月前取得播出许可证,唐德影视不仅需要返还相关公司已支付费用,同时需要承担1.35亿元的违约责任。这对于现金流已经极度紧张的唐德影视而言,无疑是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这一年,有近2000家业内或者关联公司关闭,这种速度已经不应该用撤离来形容,应该说‘逃离’更合适。曾经被称为影视行业四大税收‘洼地’的霍尔果斯,最火爆的时候一天几十家公司注册,现在基本空了,最严重的时候登报注销版面全用光。”一影视行业业内人士表示。

底部若已达到,企业如何突围?

盘和林认为,“行业回归理性、资本退潮后的阵痛,核心是IP影片质量普遍不高,产业链不完善。即使没有扣税风波,影视行业的热钱也会退去,行业进入回调是市场规律。这一波,受到冲击最大的是那些自身内容生产能力较差,高度依赖投资等外部输血的公司。”

麦觉理大学环境科学家泰勒教授称,我们还没有分析鸡蛋。我们知道(铅)会渗入鸡蛋,我们所不知道的是鸡蛋中的含量,以及对食用者的影响。

在豪宅区东区的北部、蓝山及摩士文的污染水平亦严重,超出标准的样本比例分别为31%、29%及20%。

根据国家广电总局通告:2019年-2021年,全国获得《电视剧制作许可证》机构共73家,较上一年减少40家。截至今年上半年,电视剧拍摄备案总计611部,较去年同期减少34.21%,生产完成并获准发行的电视剧108部4600集,较去年同期128部5223集分别减少18.52%、13.54%。

据最新数据显示,悉尼内城区及西区的后院泥土铅污染普遍,约60%的样本超出澳大利亚安全铅含量标准,即每公斤300毫克,而一个自然后院的铅含量应为每公斤20至30毫克。这些受污染地区包括:Leichhardt、Sydenham、Petersham、Marrickville、Strathfield、Burwood及Ashfield。

麦觉理大学研究员Cynthia Isley表示,他们仍鼓励居民进行园艺,但提醒污染重灾区的居民要采取预防措施,例如升高花床,方便控制土壤的成份。她表示,入屋前脱掉鞋子,在大门内外放地毯,用湿布抹地。此外,宠物也是将室外污染物带进室内的“元凶”。

相关研究模型也指出,进食在铅污染严重地区后院种植的蔬菜的人们,其健康风险较高。泰勒称:“我们利用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的模型进行推测,在这些受污染后院生长的蔬菜的含铅量,很大可能超出澳大利亚食品安全”。

伴随着春节档临近,近期有关影视行业“回暖”的说法已经开始发酵,影视概念股在近段时间也迎来了上扬。据Wind数据,自12月2日至12月20日,影视指数累计上涨幅度已达16.07%。

“2019年,影视行业并未回暖,从票房收入、观众人数等指标来说并未出现大幅增长,延续了2018年投资热钱减少、艺人降薪、查税风波后的影响;仍然处于行业挤泡沫的阶段,头部大片抢眼难掩整个行业多数公司及影片亏损的现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汉语盘点”活动至今已举办十四年,旨在“用一个字、一个词描述当年的中国和世界”。今年活动共收到网友推荐字词数千条,总关注量超过3.5亿。活动期间主办方还发布了年度十大网络用语、年度十大流行语和年度十大新词语。(完)

在范嘉东看来,实际上行业调整淘汰的更多是线上资源,也就是电影制作、发行这一块。电影行业分两块来看,上游产业这次洗得比较多。下游固定资产的项目成本相对会高一些,未来大家会更理性追求盈利和可操作性的项目,不再是盲目追求规模。这将改变上游的内容产业,会更加注重影片质量,以及发行上更加认真。

“今年国产片还是比较有亮点的,无论是动画系列的哪吒,还是科幻系列的流浪地球,在整个创作体系上有很大进步。2018年电影行业调整以后,为下一步发展腾出了空间,将不良资产洗掉后,对行业的再次上升有好处。”范嘉东表示。

与动不动就高达30亿元的投资额相比,前三季度,华谊兄弟实景娱乐仅实现营业收入3650.33万元,占总营收比重为2.26%,较上年同期下滑76.44%。

2018年6月,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预测,未来一两年的时间里说不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彼时,此番预测引发争议。

据悉,人体接触高浓度的铅量,可导致铅中毒,病征包括腹痛及呕吐,对儿童的脑部更可造成永久伤害,包括引致行为问题、专注力及IQ智力下降的风险。儿童接触铅的机会亦较高,因为他们会将手放入口,容易摄入家居灰尘。

由此来看,这个行业并非外界想象中的彻底悲观。而电影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优秀的电影储备,被看作是破局的关键。

2018年,印纪传媒实现营收3.62亿元,亏损17.86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仅有0.6亿元,亏损1.03亿元。2019年,印纪传媒还是大热剧《长安十二时辰》的联合出品方。但这并没能挽救印纪传媒成为首支面值退市影视股的命运。

2019年,已有部分影视公司迈出向国有资本“求救”的步伐:

此外,有多家影视公司押宝实景娱乐,但从业绩表现来看,实景娱乐何时能产生盈利,目前仍然是个未知数。

“现在是服务型社会。客制化的要求是人在不同的产品上有不同的需求。而资本、热钱追求的最大限度的复制,这两个东西本身就是矛盾的。这个行业之前过得太舒服了,良莠不齐而已。”某行业内部人士表示。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今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实现营收16.17亿元,巨亏6.5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98.56%。掌门人王忠军、王忠磊的股权质押率均高达90%。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一首《我和我的祖国》唱响大江南北,一部《我和我的祖国》讲述了个人与国家的息息相关。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讲述着“我和我的祖国”的故事,民众与国家,分享共同的荣光。

“如果定义为影视行业的寒冬,言之过甚。‘寒’的确影响了一些公司和行业,但另一方面却冷却了一些表象。融资在我看来也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难,中国影视业这些年一直是火箭式的爆发,给了投资方很多信心。一些高票房,高口碑的片子。更像是行业的强心剂。”另一位行业资深人士表示。

主办方诠释,2019世界多变,波澜起伏,漩涡中的中国从容应对,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处变不惊,稳中求进才能更好应对挑战。

“如果未来中国电影行业达到15000家电影院,我们未来可以去搏一千亿票房或者更高。到了明年,国字头背景的公司相对来说可能会好过一点。”范嘉东表示。

长城影视曾在2017年高调宣布收购9家旅行社为实景娱乐业务输送客源,这在当时引发争议。2018年,长城影视降价3500万亏本出售旗下收购的诸暨影视城,该项目此前计划总投资高达30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长城影视实景娱乐板块实现营收1.5亿元。

今年3月份,慈文传媒控股股东将其所持占总股本15.05%的股份转让给江西省出版集团全资子公司华章投资,后者及江西省政府成为慈文传媒新的控股股东以及实际控制人。

长城影视在2013年借壳上市。辉煌时期,长城影视手中握有的是《红楼梦》、《大明王朝》、《武则天秘史》等。到了2018年长城影视实现营收14.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14亿元。

成立于1992年,2014年深交所上市,接连推出《北平无战事》、《军师联盟》等热片的印纪传媒,在2019年11月29日被深交所摘牌,彻底告别A股市场。最终收盘价定格在0.25元/股。

部分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不约而同提及了“行业底部已到”的说法。

2019年9月22日,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开园运营,海口,苏州,长沙,郑州四地小镇开启运用。根据公司所述,2019年年内,公司预计仍然将有1-2个实景项目陆续开业。

不少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都提及:每个影视公司都在试图打造自己的“迪斯尼”,以IP拉动周边产品,继而提提高企业盈利能力。“毕竟一张一张电影票卖起来太慢了”,但从目前发展来看,中国影视公司实景娱乐的盈利之路,似乎还看不到前方。

You may also like...